快捷搜索:    as  交警  美女  大公  美食  88888  名称

律师中途退庭如何定性?

法制晚报讯(记者 蔡卫卫) 今年6月,在杭州发生了一起保姆纵火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12月21日,该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但因被告莫焕晶辩护人党琳山的中途退出,仅持续了27分钟的庭审被宣告休庭。

22日,广东司法厅就此事回应称,根据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相关规定,决定对党琳山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

对于党琳山中途退出庭审的行为,业界有着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他的行为如果是在行使辩护权,就谈不上扰乱法庭秩序;有的则认为如果其行为客观上已经造成了扰乱法庭秩序的结果,应当按照《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来立案查处。

事件还原

律师中途离开致庭审中断

司法厅对其行政处罚立案

21日上午9点,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庭审开始后不久,被告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就对该案管辖权提出异议,并在4次反对无效后,退庭离开,最终导致当天庭审中断。

党琳山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选择退庭是因为在一个月前,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书。他认为,在最高人民法院还没有明确答复之前,杭州中院不适宜安排开庭。

而据杭州中院官方微信当天发布的通报介绍,在辩护律师提出管辖异议后,法官已经依法告知辩护人,依照《刑事诉讼法》第20条、第24条的规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23日,广州律协据《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第三十五条第二项“无正当理由,拒不按照人民法院通知出庭参与诉讼,或者违反法庭规则,擅自退庭”的规定,正式决定对党琳山律师涉嫌执业违规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而在22日,广东省司法厅派出调查组赴杭州调查后,初步认定党琳山律师涉嫌在庭审过程中不遵守法庭纪律,未经许可擅自退庭,干扰诉讼正常进行,利用网络炒作案件,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根据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相关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决定对党琳山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

争议1

中途退庭算不算扰乱法庭秩序?

对于本次事件,中国政法大学法律职业伦理教研室主任刘晓兵副教授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先是提出了本案涉及的一个前提问题:律师辩护权的边界在哪?

刘晓兵表示,他更倾向于从法律职业伦理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如果党律师的行为是在行使辩护权,或是一种比较激烈的辩护行为,那它就谈不上扰乱法庭秩序。”刘晓兵表示,反之,如果它是一种拒绝辩护的行为,那就更谈不上扰乱法庭秩序。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金泽刚认为,《律师法》第49条规定了,扰乱法庭、仲裁庭秩序,干扰诉讼、仲裁活动的正常进行的,将面临停止执业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处罚,构成犯罪的,将追究刑事责任。“这一规定并不能适用于退庭律师。”金泽刚表示。

而北京若愚律师事务所蔡春玉律师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法律条文的字面意思来看,我国《律师法》对律师退庭问题确实并无明确规定,但党琳山未经允许擅自退庭,作为一名职业刑辩律师,应当知晓行为的后果,如果其行为在客观上已经扰乱了法庭秩序,应当按照《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来立案查处。

蔡春玉律师表示,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39条也明文规定,律师代理参与诉讼、仲裁或者行政处理活动,应当遵守法庭、仲裁庭纪律和监管场所规定、行政处理规则,不得有下列妨碍、干扰诉讼、仲裁或者行政处理活动正常进行的行为。而这些行为中包括“无正当理由,拒不按照人民法院通知出庭参与诉讼,或者违反法庭规则,擅自退庭”。另外,据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第三十五条第二项规定,无正当理由,拒不按照人民法院通知出庭参与诉讼,或者违反法庭规则,擅自退庭,律协将给予涉事律师中止会员权利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纪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取消会员资格的纪律处分。

“不过,从执业道德的角度来说,律师应按法定程序维护被告人权益,不应釆取擅自退庭的做法。”蔡春玉律师说道。

争议2

该行为是否意味着拒绝辩护?

据媒体报道,党琳山在退庭后,莫焕晶坚持要求继续由党琳山担任辩护律师。杭州中院发布消息说,辩护人党琳山律师无视法庭纪律,不服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拒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或法院依法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另定日期继续审理此案。

刘晓兵向记者介绍了关于律师可以拒绝辩护的情形,《律师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委托人可以拒绝已委托的律师为其继续辩护或者代理,同时可以另行委托律师担任辩护人或者代理人。律师接受委托后,无正当理由的,不得拒绝辩护或者代理。但是,委托事项违法、委托人利用律师提供的服务从事违法活动或者委托人故意隐瞒与案件有关的重要事实的,律师有权拒绝辩护或者代理。

“据我所知,本案当事人只认党律师,也就是说她并不认为党律师拒绝辩护,我认为当事人的权利应该得到尊重。”刘晓兵说道。

对此,也有着不同的看法,蔡春玉律师表示,党琳山虽然并未没明确表示拒绝担当被告人的辫护人,但其行为已作出“拒绝辩护”的意思表示。而且,如无正当理由单方拒绝辩护,是违反《律师法》及相关规定的,应当接受处罚。

相关案例

律师扰乱庭审秩序  被法院司法拘留10日

2013年4月,北京律师王全璋在江苏省靖江市人民法院出庭辩护时,因在庭审中拍照、录音与法庭发生冲突,后被法院以“扰乱秩序”拘留引发关注。据法院介绍,当天的庭审中,辩护人王全璋多次打断合议庭成员以及公诉人的讯问,扰乱法庭正常的审判活动,经审判长多次警告制止并训诫。

在法庭辩论中,王全璋用其手机拍摄,被审判长要求留置谈话,当其要求对方提供手机开机密码时,法院称其始终未能提供有效密码,致手机无法打开。随后法院认为王全璋违反法庭秩序情节严重,对其处以司法拘留10日,并戴上手铐后投入靖江市拘留所。

今年5月8日上午,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一案。

法庭调查发现,2015年3月9日,长沙市雨花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谢阳纠集大量无关人员参加旁听庭审给予“围观声援”,当雨花区法院认定王全平、范标文不具备公民代理资格,要求王、范离开审判区域时,谢阳采取拍打桌子、辱骂法官等方式煽动当事人及旁听人员对抗法庭决定,聚众哄闹、冲击法庭,造成庭审秩序严重混乱,庭审被迫中止。被告人谢阳做完最后陈述之后,法庭宣布择期宣判。文/记者 蔡卫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