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大公  交警  美女  美食  88888  名称

“助养猫咪”成诈捐噱头 “云吸猫”背后的黑暗生意

“助养猫咪”成诈捐噱头 “云吸猫”背后的黑暗生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懂懂笔记

  但是,“云养猫”这个名词,最早却并非出自这款原名《Crypto Kitties》的游戏。它实际上是指:生活中因为家庭条件或者是环境因素不能养猫,但每天以看网站、论坛等,或使用App查看猫咪的图片、观看猫咪的视频,以安抚一个猫奴的抚养猫欲望的行为。

  “一日吸猫,终生想猫”。前不久,部分媒体就报道了位于厦门曾厝垵,一家养猫主题咖啡店里的13只“云养猫”。据悉,这里的每只猫都有好几位“主人”付费助养。

  近年来,类似的猫店也如雨后春笋般越开越多,逐渐成为了一股风尚。许多不能养猫的猫奴们,也通过这种付费助养方式,体验到了抚养猫咪时的参与感。

  然而,“云养猫”却并非是假装养了一只猫这么简单。有部分“云养”机构在利益的面前渐渐变了味,而姜敏(化名)所经营的社群“戎猫小栈”恐怕就是其中之一。

  从助养猫咪上琢磨出“糊口”的生意

“助养猫咪”成诈捐噱头 “云吸猫”背后的黑暗生意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光是晒猫也可以赚钱。”

  2016年底,在被公司裁员之后,姜敏有了更多闲暇的时间。整天混迹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她,发现很多网友都喜欢晒猫,尤其是转载各大“网红猫”的日常动态。这些家养宠物猫任何一个搞怪的表情,都会被主人抓拍下来并放到微博上,而且会引起大量爱猫人士的点赞和评论,部分主人甚至“人以猫为贵”,成了坐拥几十万粉丝的小网红。

  “因为好奇,抱着玩玩的态度,我也开始拍猫了。”她告诉懂懂笔记,家中小卖部养来抓老鼠的“串串猫”(即杂交中华田园猫),相比互联网上那些憨态可掬的“网红猫”,无论是颜值、体态、品种都逊色了很多,所以最初只是随便拍拍,未加修饰就将图片传到微博和朋友圈里了,“但却没想到,这样的串串居然也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姜敏表示,那个时候“吸猫”、“撸猫”这样的名词还没热起来,但她却能感受到猫奴们对于猫的热爱。无论是品种纯正的宠物猫,或是杂交的“串串”,只要足够搞怪,都能引起网友的的关注和热议。

  “因为串串是散养的,所以总是在街上乱跑,有一次估计是跟其他猫咪打架被挠了,回家伤口就感染了。”苦于不知道如何处置动物伤口,她将“串串”送到了家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医生随便看了一下,就报价说要花几千块钱动手术。”

  虽然感觉被这家宠物医疗机构黑了,但看到奄奄一息的猫咪,她还是暂时将其留在机构。对于待业的姜敏而言,几千块钱并非小数目。因为治疗费用的事,她还和父母争吵了一番。为了筹集到足够的治疗经费,她只能在微博上向网友们发起了求助。

  “一开始不抱任何希望,但没想到真的有人私信我问账号。”短短几天时间,银行卡、支付宝、微信陆陆续续收到了大家捐赠的近三千块钱,着实她有些喜出望外。但遗憾的是,在支付了治疗费用之后,猫却没有救回来,“虽然我不是医生,但觉得拿了这么多捐助,还是有点内疚。”

  然而,当姜敏再次在微博上公布“串串”离去的消息时,网友们却并没有任何责备她的意思,反而安慰她,并将所有的愤怒、不满都归咎于收了费用却没有把猫治好的宠物医院,甚至有网友直接艾特了这家医院的官微表达不满。

  “感觉她们处事的方式都不是很理智,但通过这件事情之后,大家的关系更深厚了。”此后,姜敏也从这部分网友极端爱猫的心态上,看到了商机。

  这些曾经捐助“串串”的网友中,其实并非都有养猫,有些只是纯粹的爱猫者。因为工作、家庭的原因无法养猫的网友,时常会到网上“看猫”,以填补自身对于养猫的渴望,“都假装自己在养猫,那我何不帮她们养猫呢?”

  于是,姜敏便开始琢磨起了“云养猫”的这个概念了。所谓“云养”,便是猫奴们通过互联网方式,捐助或者认养宠物猫,然后时刻在社交平台上关注猫的动态。而随着这一模式逐步被众多爱猫人士所接受,“舔屏”、“吸猫”、“撸猫”等名词也渐渐流行了起来。在她看来,这或许能成为一门糊口的生意

  从宠物猫到野猫,轻轻一“吸”就捐钱

“助养猫咪”成诈捐噱头 “云吸猫”背后的黑暗生意

  “我借了点钱,在网上上买了一只英短,一只美短。”

  虽然家人极力反对,但姜敏还是花了近6000块钱在网店购买了两只活体宠物猫。仅用了一天时间,猫就从广州托运到了深圳。在配套购买了许多家宠装备之后,她也顺利成了一名“铲屎君”。

  “前后花了将近一万块钱,若当做是投资一份事业,那投入确实不高。” 姜敏发现,相比之前家养的“串串”,这两只更为纯种的短毛猫,看起来颜值颇高,而且幼猫普遍都很可爱,当她将这两只小猫咪的视频放上社交平台时,瞬间就引起了大量猫奴“围观”,“但不能说是买的,起码要造个故事让大家好接受,于是就说是从亲戚家领回来的。”

  而从那时起,拍摄这两只猫咪的生活动态并上传到网上,就成了姜敏日常的“工作”,虽然严厉的父亲总觉得这是玩物丧志,但看到她如此执着的“吸猫”,也不好干涉太多。

  打架的视频,酣睡的照片,撒娇的动图……她专门为这两只猫咪开辟的新微博,在不到一个月内,就圈了近10万粉丝。更有网友为了能够及时观察到猫咪成长过程中的一举一动,还特地加入了姜敏所建立的“爱猫讨论群”。

  “(群里)每天都很热闹,我只要一发图片和视频,大家就都出现了。”她告诉懂懂笔记,有部分租住在公寓不能养猫的都市白领,曾提出过要助养这两只小猫咪,或给它们买“衣服”,但都被姜敏一口回绝了,“时机未到,如果冒然答应了,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渐渐地,除了这两只猫咪之外,在姜敏的微博上、讨论的微信群里,出现了新的猫咪“面孔”。而这些,全都是她在路边发现的野猫。

  “我每天都会上街转悠,然后见到有野猫就拍照并喂食。”在大部分网友看来,姜敏就是一个值得追随、极富爱心的爱猫主义者,而这些搞怪却不失淳朴的野猫素材,更是带来了大量追随她的新粉丝,“我觉得到了提出合力助养野猫计划的时候了。”

  “合力助养”说起来就是“众筹”的模式。她告诉粉丝,自己每天都喂养那么多只野猫,成本支出也超过了自己所能承受的经济能力。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爱猫人士假如加入队伍中,“众筹”喂养野猫的经费。而作为回报,她也会拍摄更多野猫照片和视频,供广大粉丝“吸猫”。

  “说白了这种云养猫的形式,就是多少给点钱凑凑,我买猫料帮你养,养完拍照给你看看。”虽然知道国外有许多“云养猫”的案例和模式,但她觉得,在国内最直接了当的方式,就是大家“凑钱”买猫粮。

  她告诉懂懂笔记,虽然部分爱猫的工薪族收入并不高,但在助养猫咪这方面却很舍得花钱,有时候一捐就是上千块,“有的甚至比真正的‘铲屎君’更下本钱。”

  2017年,随着冬天的到来,姜敏号召大家凑的就不仅仅是“猫粮钱”,还有许多用于购买猫窝、猫垫等防寒物品的经费,表示将用于路边野猫的保暖措施。而攥在她手里的助养款,也渐渐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

  “虽然大家没有要求,但我还是将部分款项的用途公开了。”在外界看来,猫奴对于猫的关注可谓有些偏激,甚至说有点神经质。然而,有强烈“圣母情结”的粉丝们却乐此不疲,把“云养猫”当成填充心里空虚,满足抚养猫咪渴望的途径。

  从别人家的猫,再到路边的野猫,几乎都成了这群人想要“云养”或资助的对象。而大量“云养猫”平台的出现,恰巧就成了维系猫奴和猫咪之间关系的纽带,更是实现“云养”的执行者。

  但是,这些为广大猫奴提供“云养猫”机会的组织或社群,真的是大公无私的吗?

  “非理性吸猫”造就太多无良机构

“助养猫咪”成诈捐噱头 “云吸猫”背后的黑暗生意

  “其实有部分捐养款被用作经营开销,也并非不合理。”

  一直通过互联网“云养”机构助养大量野猫的晓娟(化名)告诉懂懂笔记,因为这些机构、个人都把身心投入在猫咪的救助和照顾上,所以并没有更多的精力可以干其他活儿,甚至朝九晚五的去打工。

  所以,有部分捐助给猫咪的“云养款”被当做个人生活支出或者整个机构的成本支出,也是用户能够接受的,毕竟他们也需要最基本的生存。

  “但其实部分机构并不是这么做的,所谓的‘云养’就是公益包装下的商业行为。”而姜敏也并不否认自己的行为与这部些机构类似。助养猫咪对于她来说,其实就是一门纯粹的“生意”罢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